<form id="tfftb"></form>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普天地 -> 測繪知識
              地圖史點滴
              發布時間:2022-03-31     來源:中國測繪     作者:陳慶之 劉旖旎 張世濤      瀏覽:19832

              地圖起源很早,有著悠久的歷史,古往今來一直是人類社會活動的重要工具,即便人類已進入信息社會,地圖仍然隨著現代化的腳步越來越受人們青睞。地圖的應用面很廣,幾乎人人都需要、處處都需要、事事都需要,無論男女老少,不管仕農工商,公出旅行、探親訪友、經商就學、駕車騎行……都離不開地圖。

              地圖產生的歷史源遠流長。據說在文字出現之前就有原始地圖。但是在古代,地圖不是大眾用品,而主要是供首領決策和軍師們解決某些問題而使用的,這在中國具有明顯的體現——那時的地圖和其他“貢品”一樣,專供統治者使用。歷史上就有荊軻刺秦王時先以進獻地圖為由靠近秦王,成語“圖窮匕現”就出自于此;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之一《三國演義》第六十回有一段關于地圖的橋段——張松獻地圖,他把圖獻給了劉備,繼而幫助劉備順利占領西川。

              一、中國古代的地圖

              我國是一個文明古國,也是世界上最早繪制地圖的國家之一。據古籍記載,早在遠古的黃帝時代就已開始使用地圖。黃帝是否使用過地圖,現在已無實物可證,但從當時的社會發展水平以及生產能力來看,制作原始地圖完全是可能的。

              關于地圖,還有這樣一個傳說:夏禹鑄造過九個鼎,鼎上各有不同地區的山川、草木和禽獸圖。九個鼎一直傳到秦代才被毀掉。這說明,我國在很早的時候就繪制了表示山川等內容的地圖是完全可信的。

              到了春秋戰國(公元前770~221年)時期,出于軍事、政治、官吏喪葬的需要,以及社會經濟的發展,地圖的品種增多、內容詳盡、精度提高!吨芏Y》對這時的地圖已經有所記載。

              戰國時期,《管子》還專門寫有《地圖篇》,對地圖在戰爭中的作用進行了精辟地論述:“凡兵主者必先審知地圖!缓罂梢孕熊娨u邑,舉錯知先后,不失地利,此地圖之常也!币馑际欠步y帥軍隊的人,在打仗之前,必須認真閱讀地圖,方能制訂出切實可行的作戰方案,以便行軍作戰中不失地利。由此表明,當時地圖已成為軍事行動中重要的、不可忽視的工具。

              1978年在河北省平山縣出土的戰國時期中山國墓葬《兆域圖》,證實了史書記載的歷史事實。這幅鐫刻在銅版上的《兆域圖》,長94厘米、寬48厘米、厚約1厘米。圖上按比例繪制,標明了宮垣及墳墓所在地的地點,建筑物各部分的名稱、大小、位置等,繪制時間在公元前310年左右,這是一幅世界上現存最早的墓域平面圖。

              漢代對地圖的應用更加重視。漢丞相蕭何很注意收集秦王朝的圖籍,珍藏于“石渠閣”!笆w”相當于現代的地圖庫,堪稱中國的第一個圖庫。這些地圖對劉邦了解掌握各地情況,建立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973年冬至1974年春,湖南長沙東郊馬王堆,3號漢墓出土了三幅彩色地圖——馬王堆帛地圖(Mawang-Dui map of the Han dynasty),即繪在古帛上的地形圖、駐軍圖和城邑地圖。與這些圖一起出土的一件隨葬木牘(古代寫字用的木簡)有這樣的字樣——“十二年二月乙己朔戊辰”。

              據此記載推斷,這些地圖作為隨葬品可能是在漢武帝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而這些地圖很可能是這以前制作的,它表現了我國2100多年前地圖科學的蓬勃發展和地圖測繪技術的水平。馬王堆漢墓出土的地圖,不僅給中國地圖學史增添了嶄新的一頁,還為我國地圖發展史的研究提供了最精彩的實物資料。

              到了“盛唐”時期,地圖制作就更為發達,且規定各州郡每3年(建中元年,即公元780年后改為每5年)造圖一次送呈中央政府,然后由中央政府根據地方造送的地圖編制成全國地圖。

              貞觀十年(公元636年),將全國分為十道,即關內道、河南道、河東道、河北道、山南道、隴古道、淮南道、劍南道、嶺南道、江南道。這時的“道”就相當現在的“省”。因此,當時的全國地圖也叫“十道圖”。史籍記載的有長安4年(公元704年)的十道圖、開元3年(公元715年)的十道圖和元和8年(公元813年)李世甫的元和十道圖。這些十道圖上,大都表示有山川、行政區域界線、州縣總數等內容,完全為適應政治上需要而繪制的,以便為中央實施各種政令做依據。

              說起唐代的地圖,就不得不說說賈耽。賈耽(公元730~805年),字敦詩,河北滄州人,曾任宰相。他一生嗜好讀書,對于地理知識更為熟悉。每當他見到域外的使者和出使外域的人,都虛心地向他們探查各種風俗、詢問其山川土地的情況,一直堅持了30年的學習調查。他最重要的著作是《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40卷和他于公元783年奉唐德宗之命著手繪制、并于公元801年完成的全國大地圖——《海內華夷圖》。

              《海內華夷圖》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地圖,圖的畫法師承裴秀的“制圖六體”,圖寬3丈(10米)、長33尺(11米),比例尺約為1∶180萬。圖中以黑色書寫古時地名,以紅色書寫當時地名,使“今古殊文,執習簡易”,這是地圖史上的一項創新,為后世的歷史沿革地圖所沿用。賈耽的《海內華夷圖》雖已失傳,但它的確是唐宋時期影響較大的一幅全國性地圖。

              到了宋朝(公元960~1279年),王朝建立起中央集權的統治后,軍權、財權等都全面地集中到中央。但凡軍事調遣,財政稅賦的征收調撥等都需要地圖。加之宋代的疆域較唐代小,對于失地常有收復之心,所以,朝廷上下對地圖特別重視。宋代的地圖不僅史籍記載了很多,實物也不少,如稅安社的《地理指掌圖》、程大昌的《禹貢山川地理圖》等等。尤其值得提及的是具有宋代特色的“石刻地圖”。在傳世下來的石刻地圖中,以保存在西安碑林中的《禹跡圖》和《華夷圖》最為杰出!队碹E圖》與《華夷圖》刻在同一塊石碑的正反兩面,都是紹興七年(公元1137年)的石作。

              《禹跡圖》為一幅全國性地圖,比例尺約為1∶150萬,圖上各要素的位置、形狀都比較準確。尤其是黃河的流向表示得很準確。圖中的內容也很豐富,圖上有380個行政區名,標注名稱的河流近80條、山脈70多座,湖泊5個。正因如此,國外著名中國科技史專家李約瑟博士發出了驚嘆:無論是誰,把這幅地圖拿來和同時代的歐洲宗教寰宇圖比較一下,都會為當時中國在地圖學方面的水平大大超過西方而感到驚訝!

              圖片

              《華夷圖》(約1066-1115年)線描稿

              到了明代,由于航海的需要,海圖的制作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具有代表意義的是《鄭和航海圖》,不但范圍大、地名多,而且相當詳細地注出了航道和針路(古代用羅盤針指示方向的航行路線)。

              《鄭和航海圖》雖不是最早的,但它確實是最系統的、最完備的海圖,它在海圖發展史上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只是可惜當時所使用的海圖及詳細的記錄已經被毀,F在看到的《鄭和航海圖》是17世紀20年代的明代茅元儀編纂的《武備志》中的附圖。

              明朝中期,西方文化不斷地傳入中國,傳統的地圖學一方面繼續發展,一方面又滲入了西方新的科技思想,形成中、西方同時并存的態勢。在引進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方面,利瑪竇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利瑪竇(公元1552~1610年),意大利人,是第一個把西方的地圖測繪技術和近代地圖傳到中國的西方人。萬歷十一年(公元1583年),利瑪竇為了引起中國人的注意,在肇慶新蓋的“仙花寺”內第一次把《萬國全圖》掛了出來。他給前來觀看的人講解,一邊說、一邊指點著地圖,聽講的人都覺得非常新奇,想不到世界這么大。這幅圖打開了人們的眼界,使中國人第一次看到了整個世界的縮影。

              圖片

              利瑪竇:坤輿萬國全圖,南京博物院藏

              《萬國全圖》上標有經緯度,繪成東、西兩半球,陸地、海洋、南北極、赤道都劃得比較清楚。文字說明標在地圖邊緣,對各地自然環境、物產、社會風貌都有介紹。肇慶知府王泮看到這幅地圖后,要求刻印,利瑪竇表示同意?逃∏,他把《萬國全圖》放大了,重繪緯度,圖名也改為《山海輿地圖》,圖上增加了適合中國人看的注釋。這就是用中文刻印的第一張世界地圖。后來,這張地圖不斷被翻印或摹繪,從萬歷十二年(公元1584年)至萬歷三十六年(公元1608年)的25年間,竟刻印、摹繪了12次,流傳很廣。

              18世紀初,康熙皇帝組織了中國科技人員和西方傳教士中精通地圖測繪的人員共10人,在全國各地分組進行了首次大規模的經緯度測量和三角測量,測定經緯點630個。測量工作于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七月開始,至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一月告一段落,并將測量成果繪成地圖刻印出版,這就是有名的、頗為精密的《皇輿全圖》。此圖只有西藏沒有經過實測,而是由康熙皇帝派遣欽天監的兩個喇嘛前去采訪繪圖,然后編入《皇輿全圖》中。此圖不僅影響了整個清代,而且還影響到民國初年。

              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清廷派何國宗去哈密以西測量經緯度,繪成《西域圖志》,成為以后新疆地圖的藍本;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又派明安圖去南疆各地測繪地圖。在上述兩次實測的基礎上,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對《皇輿全圖》加以補充、修改,繪成《乾隆內府輿圖》。此圖后來被制成銅板104方,以緯度5°為一排,共13排,故此圖又稱《乾隆十三排圖》,它“南至瓊海,北至俄羅斯北海,東至東海,西至地中海,西南至印度南!,是我國地圖學史上一項少有的杰作。

              就我國古代地圖整體而言,在不斷向前發展的進程中,創造了不少光輝燦爛的成就。從裴秀的“制圖六體”理論,到具有我國傳統風格的“計里畫方”制圖法,乃至明末清初的西方先進的地圖測繪技術的傳入等等,使得我國古代地圖的發展不斷飛躍。

              二、西方古代地圖

              說完了中國古代的地圖,再來說說西方古代的地圖,F代地圖的測繪方法都來自于西方,因此我們有必要了解西方地圖學的演變歷史,以便更深入地認識地圖發展的來龍去脈。

              現在尚能看到的最古老的地圖是收藏在大英博物館中的一張原始地圖。這是居住在亞洲西部的巴比倫人于4500年前繪制的地圖。由于當時沒有紙張,所以就把地圖刻在陶片上,盡管它表現的內容及其表示方法很簡單,但已反映出了原始地圖與人類生產和生活有著密切的關系。

              古希臘科學比較發達,因而希臘學者最先開始量測地球。希臘學者埃拉托色尼斯(Eratos-thenes公元前276~公元前194年)精確測定了地球的大小,他計算出赤道圓周是40233千米。到了公元2世紀,另一位希臘學者喜帕卡斯(Hipparchus)建議把圓周分為360°,正如我們今天所用的一樣。這一時期,要特別值得指出的是著名的地圖學家托勒密的偉大貢獻。

              托勒密(Claudius Ptolemaeus公元90年~168年)是古希臘天文學家、數學家、地理學家和地圖學家,他確立了宇宙地心說(又叫托勒密體系),并創導了地圖學的理論和方法。他的《地理學指南》(The Geographia),長期以來都被看作是關于宇宙、地球和地圖的知識源泉!兜乩韺W指南》全書共8卷,該書第一卷論述了地球的形狀、大小,提出了經線和緯線的概念。

              16世紀以后,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航海、貿易、軍事以及工程建設越來越需要精確、詳細的大比例尺地圖,而大比例尺的地圖又必須借助于儀器,在實地進行角度、距離、高度的測量,最后才能繪制成地圖。羅盤、望遠鏡、象限儀、水銀氣壓計、平板儀等儀器出現,使地圖的測繪精度大為提高。

              17世紀,一位叫奧吉爾韋(John Ogilvy)的制圖學家,制作了一種帶狀地圖,描述了大城鎮之間及市區的路線等,這些帶狀地圖對于乘馬車旅行非常有幫助,它為旅行者提供最佳旅行路線,它可由旅行者自行選擇需要的路徑。奧吉爾韋的地圖可謂當今行車路線圖和公路交通圖的先驅。

              18世紀以后,由于積累了大量的陸地和海洋各種比例尺地圖,地圖資料相當豐富?陀^上,促使了地質、氣象、海洋、生物、農業、經濟等許多學科對專題地圖的需求日益增加,這無疑地對于專題地圖種類的繁多和質量的精良起到了推動作用,因此有大量的專題地圖和地圖集出現了。

              1885年,法國的貝洛爾(Bellore)編制了地震圖;1887年,英國的巴康(Bacon)和海爾巴特(Helbatson)根據全球29000個氣象臺站的長期記錄,制作了氣候圖集;德國在19世紀末期出版了自然地圖集——《貝格豪斯自然科學家地圖集》,內容包括了許多科學家編制的地質圖、海洋圖、氣象圖、地磁圖、植物圖等等。

              20世紀后,隨著人類對地球知識的渴望,促使地圖學在許多方面突飛猛進,各個領域上都有空前的進步,地圖已逐步發展成為一門獨立的科學體系。



              主管部門:
              自然資源部
              民政部
              中國科協
              京ICP備14037318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1220號
              主辦:中國測繪學會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 :江蘇星月測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010-63881449      郵箱:zgchxh1401@163.com
              聯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蓮花池西路28號西裙樓四層
              不断沉腰撞击H

                    <form id="tfftb"></form>